91在线大香蕉官网

在后世,条子抓犯人时会大喊一声:“警察,举起手来!”

纽约条子会大喊:“NYPD!”

香港条子会大喊:“差人!”

印度条子会大喊:“朴雅卡·乔普拉!”……这个是胡说的。

总之,条子在面对犯人时大声报出身份,是非常有必要的。第一是为了震慑犯人,第二是将有可能阻碍执行公务的吃瓜群众给甄别开来。

这个道理在十七世纪同样是管用的。

身为世袭苏州锦衣卫百户,马耀堂当然是执行过公务的,所以他对这套流程用运起来很熟练。

在这个时代能劳动百户大人亲自出马的,势必不会是小混混。通常来说,马百户抓捕的都是文武官员以及富商这种等级的犯人。

这样的人犯,身边必定是有大批随从亲兵护院亲信。区区几个番子能抓到人,靠得只能是体制赋予的权威。所以在这个时候,首先亮明身份就十分重要。

马百户今天同样如此。他在高举着锦衣卫腰牌上前的同时,口中已经喊出了字号。

接下来的预设流程是非常轻松愉快的。马百户会在战战兢兢的一众护卫中间,抓到人犯,然后带着人扬长而去。

在这个过程中,被锦衣卫赫赫威名震慑住的一干人等不会有丝毫反抗,生怕自身也会被牵连到那令人谈虎色变的锦衣卫大牢里去。

冶丽多姿长发美女花束互衬青春之美

所以看似满脸威严的马百户,此刻已然在心中开始计算这趟差事的“收成”了——除了徐家老爷答应的那些好处外,这熊道本人听说也是远近闻名的大豪商,等抓这厮回去后,想来也是能敲到大笔银钱的。

就在马百户一心二用熟练走流程的同时,“嘭”的一声大响在他耳边震响。这声响将百户大人惊了个趔趄不说,还把他的双耳给彻底震聋。

而当满脸惊讶的马百户回头看时,却发现自家带来的人手这时已经统统被人反剪双臂,压跪在了地面上。

而刚才那一声大响,则是站在两旁的那些短襟护卫,同时用手中火铳对着锦衣卫头顶打出来的空枪。

头晕目眩,双耳嗡嗡直响的马百户,下一刻也被人一脚踹在腿弯,顺带着打掉了头顶的黑纱软帽,成了一个披头散发的阶下囚。

“大胆!竟敢围攻天子亲卫,朝廷命官,姓熊的,你不怕满门抄斩吗?!”

晃晃脑袋搞清楚状况后,马百户虽说被强行压成了跪地磕头状,但他这时却凛然不惧,反倒是勃然大怒,厉声喝问起来。

“哈哈。”站在台阶上好整以暇看了半天戏的熊道,这时先是招了招手。

然后就有人抬了两把楠木官帽椅出来,熊老爷和那个光头僧人便舒舒服服地坐在了椅上,摆出了一副升堂审案的架势。

“啪”地一声被随从点着手中香烟后,熊老爷先是美美吸了一口,将自己面孔隐藏在烟雾中,然后才乐呵呵地说道:“马耀堂,你今晨从苏州跑来送死前,就没有打听打听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”

马百户这一刻终于感觉到有点不对头了:这熊道和他的手下不但无惧官威,而且对他的来意明显有预备。

所以马耀堂此刻先停下挣扎喝骂,张口反问道:“本官不知此地有何古怪?”

“哈哈。”熊道连连摇头,一脸惋惜:“一看就是个人缘不好的,被人卖了还不自知。还是个蠢货,整日就知道窝在苏州城喝花酒对不对?”

马耀堂此刻心下一凛:熊道这两句话,真真说中了他的状况。

今天这趟差事,确实是昨夜千户大人紧急交待下来的。另外,马耀堂一个苏州的世袭富N代,平日里多得是宴饮玩乐,也确实不怎么关心百里之外那些乡下地方发生的事情。

看到马百户脸色数变,坐在台上的熊道这时又啧啧叹了口气,然后和身旁那个和尚对视一眼,同时点头后,挥挥手:“都拉出去宰了,留两个回去报信就可以了。”

还没想清楚自己是落入了何等圈套的马百户,这一刻突然发现,自己和手下居然这就要被宰了?

然而现实就是这么残酷,“砰砰”两枪过后,落在最后边的两个番子已经被人推到大院门口吃了枪子。

极度不能置信的马百户被吓得心惊胆丧。这一刻他福至心灵,在接下来的枪声和鲜血中,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。

譬如说一惯不对付的千户大人为何要交给他这么一个肥差;譬如说嘉定县本地的掌印百户为何日前发作了“足疾”,从而接不了这趟差事。

然而想通一切也没什么卵用了,当马百户发现自己正在被拖往院门口时,不由得剧烈挣扎起来。他一边赖在地上不走,一边大叫:“姓熊的,杀锦衣卫可是谋反大罪,我是赐穿飞鱼服的六品百户,你不能杀我,你不能杀我!”

“呵呵,不杀你的话,徐老爷怎么能给我扣上反贼的帽子呢?”熊道看着这位场上唯一穿着飞鱼服的高级番子:“就是要杀一个够份量的,才好当反贼啊!”

马百户就这样像只鸡一样被打死在了港务处门前。身上华丽的飞鱼服没能挽救他愚蠢的命运,鸡你太美也没用,鸡终归是鸡。

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的话,马百户的死还是重于泰山的。这一死,令早已红眼的地契联盟有了借口,开始推动了后续的调兵计划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话说真要调动起兵马来,就明末这越来越混乱的局面,地契联盟还是有不少空子可钻的。

首先,在马百户被确认枪杀的第一时间,苏州锦衣卫千户所就派出了快骑,带着“毛贼熊道”当众杀害锦衣卫百户,反迹已彰,要求上峰调兵马镇压的公文去了应天(南京)。

快骑连夜赶路,第二天上午就从苏州到了位于南京城内的锦衣卫都指挥使衙门。

这之前地契联盟准确地判断出:熊道是一定不会被锦衣卫带走的,双方势必会发生冲突。所以哪怕马百户去了港口不死,事后他的几个手下也会被老爷们弄死,然后熊道就一定会被扣上“杀官造反”的帽子。

这样一来,各有关方面就可以提前派人去做工作了。所以早在马百户去张苏港送死之前,地契联盟派往各方的使者就已经上路了。

而这个时候,之前早已派出来的信使已经将锦衣卫衙门里的关键人物搞定,现在就等这份公文到场。

南京由于是留都,所以锦衣卫的实力反而相当强大:这里有远超其余省份的六部官员和勋贵,负责替皇帝监视百官的镇守太监和锦衣卫都有实权。

这之后当值的指挥同知接到公文后,没有耽搁,在其上标注了同意“剿贼”的意见后,这份公文就以闪电般的速度来到了应天巡抚衙门。

前文说过,这徐家在朝中的靠山,便是锦衣卫指挥使徐本高。虽说徐本高这个指挥使是虚衔,不负责坐堂,但由于被崇祯看重,所以徐本高近年来已经开始转入五军都督府,成为了军方的高阶人物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原本就是世袭锦衣卫千户的徐本高,在锦衣卫系统里就有极深的渊源和人脉。所以包括送马百户去死,包括南京这边配合发出公文,这一系列动作都是动用了徐家真正的硬实力。

应天巡抚衙门接到公文后,事情就更好办了……地契联盟和巡抚衙门都是文官一脉,提前到来的说客和抚衙的属吏喝着茶就把事情办了。

为什么是属吏呢?因为老大不在……老大去勤王了。

这个时间点的应天巡抚,是河南人曹文衡。

此人上任后不但立即统兵将南京句容一带的盗匪统统剿灭一空,历史上他还会在明年出兵,剿灭了盘踞在崇明岛以及长江口的倭寇余孽,可谓是能文能武。

而巧的是,就在不久前,收到京城告急文书的曹抚台,当即领兵出发,沿着运河北上去勤王了。

于是这里就有个大空子可以钻:巡抚衙门的留守属吏,可以轻飘飘在这份公文上写上同意“剿贼”的意见,然后将公文“顺手”转到它该去的地方……理论上这是越权了,但是就在眼下这个真空时段,属吏事后完有大把借口来推脱。

那么这份公文最终去了哪里呢?金山卫。

关于用什么军队解决熊道,地契联盟也是费了心思的。

首先,由于八百精锐湖匪都被熊道当做鸡一样宰了,那么普通的卫所兵就更不用考虑了,这种连鸡都不如,纯粹就是鸡饲料。

其次,最精锐的战略部队,譬如镇标抚标这些,地契联盟也调不动——这些都是战略部队,没有巡抚和总兵亲自下令,靠公文是糊弄不过去的。

所以既能调动,战斗力又还算可以的,眼下就是驻扎在金山卫的营兵了。

金山卫就在杭州湾口,不但是一处卫所,而且还是杭嘉湖参将的驻地。

嘉靖年间由于闹倭乱,所以朝廷在浙江设了总兵,同时分设了杭嘉湖参将,宁绍参将等四个方面将军。

到后来倭乱平息后,浙江总兵也就随之取消,而这几个分守参将则保留了下来。

所以地契联盟这次调动的,就是杭嘉湖参将手中的营兵。确切地说,是参将下属,练兵游击王德乔手下的兵马。